当前位置:

李根美:哪些人该为校园欺凌负责?

2017-01-17 17:54:40 来源:中国网 编辑:王佳宏 责任编辑:马东良

15日,记者在浙江省“两会驻地”就“校园欺凌”、“垃圾围城”等相关热门话题联合采访了浙江省人大代表、浙江省律师协会顾问、一级律师李根美。

以下是采访实录:

记者:李会长您好,今年应该是您参加的第三届浙江省“两会”,请问今年您带来了哪些议案?

李根美:我这次带来的议题有两个。一个是关于政府在法律服务方面的采购办法的标准问题。先前政府部门适用的是《招投标法》,但是《招投标法》仅适用于项目服务的采购,并不适合法律服务的采购,政府部门不应该一刀切。另一个建议是关于产权保护法治化中的政府守信践诺方面的。

记者:据我们了解,您之前对于弱势群体有着很高的关注度。

李根美:是的,我一直在关注两方面内容,一个是反家暴的问题,而另一个则涉及到未成年人保护。校园欺凌为何哪里都有?

记者:说到未成年人保护,我想到前不久发生在北京中关村小学的“校园欺凌事件”,这起事件引起了广泛的讨论,不少人也都回忆起被欺凌的往事,可以说“校园欺凌”是一个当前非常普遍的社会现象。对于“校园欺凌”的问题,您认为问题出在哪里?

李根美:校园欺凌事件,很多时候是监护人没有起到责任,导致家庭缺少温暖,因此他们期望引起别人的注意力。

记者:所以,他们希望通过校园欺凌寻找存在感?

李根美:对,我们说自卑感越强的人,他的自尊心就越强,他越想通过某种行为得到别人的认可。我觉得校园欺凌是一个由多方原因造成的综合性问题。一个是家庭,虽然家庭是最主要的,同时社会要关爱家庭,因为社会的关爱涉及到政府的行为,所以政府要有所为,政府要有所为就要依法行事,所以又涉及到立法。立法又是全方位的,这次浙江这边有个提议,在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中,将留守儿童单独纳入一块,同时还有关于特殊群体的问题。但我有个观点,留守儿童出现问题,还是都是因为家庭不好,但家庭因素也有很多种,比如说婚姻观、责任感、唯金钱……我们浙江的留守儿童并不都是父母外出打工,很多留守儿童的父母是去外出做生意,当老板,而把小孩留给老人带;所以他只要有钱了可能会用钱来弥补不能陪伴的愧疚,而用钱来溺爱孩子……但如果小孩成长环境很好,也不会被带坏。

记者:可以这么看,校园欺凌问题的原因有很多方面,主要一个是家庭,一个是社会营造的环境。当家庭因素无法改变,无法逆转时,社会该如何介入到这类儿童的管理中去?

李根美:我觉得这就需要社会学会对具体问题进行分类。特别是在行政上面,完全是一刀切,机械地认为关爱留守儿童家庭就是送温暖;实际上有的根本不需要你们送这送那,他们只需要精神上的。所以社会上需要考虑如何给予他们精神上的关爱。

记者:那与全国相比,浙江在这一方面做得怎么样?

李根美:与全国相比,浙江做得肯定是非常好的。除了留守儿童,浙江还有一个特殊的群体,

是外来打工者的孩子,他们有的是随迁,浙江对这些人的关爱也非常多,但大多都是一些企业的行为。政府也需要在这方面有所担当。

记者:但是,这样做会不会因为政府在这一方面介入地过多,让这些家庭,或这一类人群对政府产生了依赖性?

李根美:我觉得政府对他们要有开放态度,在社会资源的某种配置上,对他们有一定的倾斜。最主要的是对社会进行引导、倡导。另外则是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和落地。

记者:刚才我们提到的主要还是对校园欺凌等问题的预防,但是对于已经发生的校园欺凌事件,我们又该做什么?

李根美:我认为主要有两个方面,一个刚刚说了,是家庭教育有问题,家长对孩子过分包容,没有对他们的行为进行规范;另一方面是很多校园欺凌事件发生在校外,说明家庭教育和学校管理之间存在真空。虽然未成年人受法律保护,但是对于未成年人犯罪,还是需要严惩,要找到原因,要让他们主动认识到问题。我前不久接触了一个案子,当事人刚满18岁,很单纯,刚进大一的时候跟别人斗殴,把别人给捅了。当时他们家里还找了很多关系,想把事情摆平,但是显然不可能。

记者:这让我想到,在很多人讨论到校园欺凌事件时,会说如果遇上这种情况,会让小孩打回去……

李根美:这是一种以暴制暴的行为,不是去解决问题的,久而久之也会对小孩造成误区。我认为,对于已经发生的校园欺凌事件,还需要一个以矫正为目的的长效机制,比如采用心理辅导等。我相信应该有人已经在做这个了。

垃圾分为何为失去意义?

记者:下面我们聊一下今天的另一个话题。“垃圾围城”的话题,我知道您对这个问题,也有很多思考。

李根美:是的,我90年代曾在日本生活过,他们对于垃圾分类非常成熟。比如他们会把弃用的但还可以使用的东西贴上一个标签,放在固定的地方,只要别人想要都可以搬走,据说我寝室的一个冰箱,也是前租客捡回来的。还以一个就是他们的垃圾分类,已经非常自觉,甚至礼拜几、什么时间点扔什么垃圾也都有明确的规定。这个规矩到现在也有20多年了。

记者:是的,据我所知,在一些国家,如果家门口的垃圾不做分类,清洁工可以不回收。

李根美:对,包括在我国台湾,基本见不到垃圾桶,每个人都自备垃圾袋。实际上在中国大陆,垃圾分类的提法已经很久了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我们制作了很多垃圾桶,也免费发放了很多垃圾袋,但是分类却很乱,这是为什么?因为很多人会发现,这边分类完成了,回收垃圾的人又把垃圾混合在一个桶里,这就说明我们后端处理垃圾没有解决,那么前端怎么处理?于是这就有了老百姓的第一个观点,即我们后端都没法分类,前端分类有什么意义?同时又有了第二个观点,就算我们主动分类,但是怎么分类?那么这样分类就分不好了,分类也就失去了意义了。

记者:那么垃圾分类的问题应该怎样解决?

李根美:我觉得需要做到两件事,一个是意识的培养,这个需要时间,这件事的关键又回到了教育上,即去教育小孩子什么是最基本的东西,而不是教他们“热爱劳动”的口号;还有一件事就是如何增加积极性。积极性还是有方法可以提高的,比如我们小时候可以把废铜烂铁卖钱,我们会把它分得很清楚。实际上一些农村在垃圾分类上做得很好,因为现在五水共治都弄好了以后,环境变好了,他们自己感觉到不能乱丢了,这就说明环境和氛围起到了作用……可是我们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,往往想到的是如何处罚,可是处罚并不能解决问题。当然,通过上述方式,可以改善前端的状况,至于垃圾处理的后端,这就需要技术来解决了,其实垃圾分类的技术很先进,但很多时候缺少一个符合“中国特色”的垃圾处理设备。因为跟其他国家不一样,中国是饮食大国,在生产饮食过程后会有很多工序,这些工序也都会产生垃圾,一些国外引进的设备在处理这些垃圾时很难适用,可能会造成进一步的污染。

记者:李会长,那您对国内垃圾分类的前景乐观吗?

李根美:我觉得是乐观的,但是现在还不到位,但是会慢慢好起来,就像吸烟一样,当人们意识到吸烟的危害,也会逐渐产生了习惯。

(人民代表报记者 黄文雅 中国网特派记者 张渊 杨云寒 联合报道)

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